黄色软件网

0 Comments

“这个究竟算是嘲讽,还是可怜?”罗炫也是摇头笑笑,“说起来呢?我也是挺为你感觉可惜的,虽然你接手这个位置呢?可能会比我要跟更为的出色!”

“我竟然没有听出来嘲讽的味道!”董妮看着罗炫,丝毫没有落下风的意思!直接的硬怼!

“为什么要嘲讽?”罗炫拍了拍旁边的车顶,“小妮呀!你是一个聪明人,我呢?傻了一段时间而已,又不是真正的傻子,事情既然已经都发生了,其他的也就无所谓了!现在吗?所有的一切都需要看重大局的!你呀!应该站的更高一些,看的更远一些!”

说完了话,罗炫也是上车离开了,也不管董妮是不是真的理解了!不过还没有等回到自己家的楼下,有人就已经等候在了那里,根本就是张网逮捕的意思!罗炫仅仅就是耸立了一下自己的肩头而已,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!倒也不需要那么的在意!

丁羽知晓了消息的时候,也是放下来手中的文件,“这个反应有那么一些太快了!就真的不怕过犹不及吗?省里面就一点动静都没有吗?还有罗炫那边是什么反应?”

“先生,罗炫倒是没有任何的反应,对于事情好像浑然不在意的样子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里面有这个底气,还是说因为背后有先生的靠山!”

“这个家伙呀!聪明着呢!我现在根本就不算是他的靠山,顶多就是把他给捞出来而已,但是我比较的看好他,罗炫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,他现在呀!要证明自己的价值!这个才是最为重要的!所以他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惧怕,反倒是跃跃欲试的样子!不过省里面对此没有任何的反应,这一点倒是颇为的让我差异!”

用手敲了敲桌子,算是结束了刚才的话题,“情治部门来的时候交给我一个任务,这个任务我完成了!甚至于整个过程让人感觉异常的顺利,甚至我的试探都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,这里面给人的感觉有相当的门道呀!有调查的结果吗?”

“暂时没有这个方面太多的消息,给人的感觉好像很是刻意,两个孩子那边也没有任何的尾巴!我们详细的调查过了!不过倒也不是一点有用的东西都没有调查出来,先前去找两个孩子麻烦的人,部都消失了!”

“部都消失了?”丁羽则是突然的笑了起来,“这倒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呀!一共有多少人,部都消失不见了?在现代社会里面,这样的事情除非是真正的行家里手,不然的话根本就做不到的!就算是我们也同样的如此!”

“是的,先生,就算是行家里手,也需要有相当的关系网,才能够做到消失的无影无踪,但是我们在国内的关系铺设并不是那么的到位,甚至有很多关系单位是我们不能够进入的,所以这个调查也就缓慢了很多!”

“我知道了!去调查就好,倒也不需要那么的着急,能够做出来这样事情的人绝对不会太多,而且露出来了尾巴就好办了!至于其他的吗?看看情况再说吧!”

深藏的诱惑

对于这件事情,丁羽的心里面可以说是有着相当的怀疑,先前的时候把事情交给了自己,情治部门那边可以说是表现的相当忧愁,但是等自己来了之后,甚至也就是伸了一下自己的手,然后所有的事情就都摆平了,这个是不是也太不正常了一些?

事情如果说真的就这么的简单,当初的时候情治部门为什么会表现的那么为难,自己一出面,所有的事情就都解决?自己有那么大的面子吗?对此丁羽还真的就不这么的觉得!

如果自己真的有那么大的面子,那么先前的时候也不会被逼迫的离开了京城,当然了这里面也有相当的一部分原因,是丁羽主动的离开,但是其中的问题呢?丁羽还是很明了的。

留在京城的话,太过于的掣肘了!方方面面都会感觉自己这块石头有那么一些咯人,就算是三叔那边呢?跟自己的关系不错,但是惹出来了相当的麻烦和问题,到时候三叔恐怕也会非常的为难!所以还不如自己主动的走出来。

在这边呢?也挺好的,虽然说关注的人比较的多,但是这个关注的目光呢?跟京城那边关注的目光完就是不一样的!所以丁羽也是乐得现在这样的状况发生!

至于罗炫吗?算是一个意外的惊喜,他能够跳脱出来的话,自然是好事,如果说他真的跳不出来的话,自己就当做是帮罗伯伯一个忙,这个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多种树少种刺,没有什么坏处的,丁羽并不是一个跋扈的人!

罗炫被带走了,宗太平他们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,一直以来呢?大家都没有抓住过罗炫任何的把柄,但是现在罗炫突然之间的被抓了起来,这里面的味道不同寻常呀!

所以侯天亮也是强忍着身上面的疲倦,从省城赶了回来,回来的时候也是刚刚好,丁羽还没有休息,侯天亮简单的洗漱了一番,赶着第一时间去见了丁羽!

“主任,你还没有休息?!”

嗯!丁羽也就是嗯了一声而已,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反应,把文件倒扣在桌面上,其他的文件夹也都没有要打开的意思,看了两眼侯天亮,眼圈有那么一些发黑,整个人也是胡子拉碴的,不过倒是很精神!站在那里也是多了一份莫名的气质,看来这段时间有些收获!

“我应该说你用功了,还是说你太过于的愚蠢?”

啊?对于主任的评价,侯天亮也是一时之间感觉到了有那么一些懵圈,这个都是什么跟什么呀!“主任,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?”其他的先不要理会,找一找自己的问题就好!跟在这位主任的身边,还是灵透一点比较的好!

“我让你去宗太平他们那里,不是让你透风报信的,也不是让你去受虐的,你不会去做什么,难道你不会去学吗?先前看着还有几分灵透,怎么变得如此傻?”

透风报信?受虐?这个说的是自己吗?可问题是自己好像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呀!所以侯天亮表现的可以说是相当的怀疑!“先生,罗炫被抓了起来,听说不仅仅是公司内部的账目有问题,还涉及到了其他的一些状况!不过听说京城方面来人了!好像牵连了相当的关系,大家对此都可以说是相当的关注!”

“你傻,宗太平他们也跟着傻,我怎么教授了你们这么一帮蠢蛋!”丁羽感慨的叹了一口气,“哪儿来的赶紧滚哪儿去吧!省的丢人现眼的!”随即丁羽也是挥挥手,根本就没有给与侯天亮任何争辩的机会!

可以说侯天亮来了这里之后,也就是洗了一把脸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随即就被撵走了!出来的时候侯天亮也是一头的雾水,这都是什么跟什么?不过侯天亮还真的就没有要留下来的意思,主任撵自己走,肯定是有深意的。

坐在回去的车上面,侯天亮也是转动着自己的脑袋,这里面究竟都有着什么样子的问题呢?从先生的表现来看,很显然是没有把京城来的宫少卿给放在眼里面的,甚至于他们动了罗炫呢?先生也没有太多的兴趣!

可问题是罗炫是一个重要的突破口呀!这样的道理谁都明白的,如此的情况之下,只要能够抓住了罗炫,那么势必就会打开这个突破口的,到时候方方面面的问题就都会呈现出来的,这个也是调查组合监督组来这里的目的所在!

主任不会看不到这一点的?既然同样的能够看到这一点,但主任依旧说自己这边愚蠢,原因何在?甚至于这个愚蠢还包括了宗太平他们,难道是没有站在一定的高度来看待问题?

动了罗炫?那么势必会牵动整个省城?可能会有这个方面的问题,但绝对不会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大,省城这边已经暴露了相当的问题,只不过现在缺乏一定的实际性证据罢了!甚至可以说,或早或晚而已!都会水落石出的!

侯天亮这个时候也是越想越糊涂,不过很显然他有那么一些过于的疲惫了!还没有等走出去多远,就已经陷入到了沉睡当中!

等醒过来的时候,看着外面黑黑的天空,也是摇晃着自己的脑袋,看到值班的小苗也是摇摇头,“什么都别说了!我回去了之后也就是见了主任一面,然后就被臭骂了一顿,就给撵回来了!”把事情详细的给复述了一遍!

小苗给拿了一瓶水过来,眉头也是紧缩,“我们明天的时候就可以接触罗炫了!相关的手续也是在办理的过程当中,整个过程可以说是异常的顺利,方方面面都没有任何的阻拦,不过有些人好像比较的焦急!除此之外,没有其他任何异常的情况出现!”

“罗炫这颗棋子,会不会有那么一些太大了?!”侯天亮双手抱胸,“就我们所了解到省内的情况,他可以说是一根重要的支柱,这颗支柱如果倒下来的话,会不会出现房倒屋塌的情况?难道这里面真的就有什么问题吗?还有主任那边?他对于罗炫被抓并不是那么的看重,不过显然对于我的方式,有着诸多的不满!这都是因为什么?还有就是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其他的方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呢?这些问题都太过于的怪异了!”

一直等到早上,宗太平他们都起来了之后,几个人也是碰了一下头,宗太平也是碾着自己的手指头,“就我们所知晓的消息,宫少卿来了,来了之后跟罗炫见了一面,随即就把他给扔了出来,这里面有问题呀!而且还是大问题!”

“罗炫被抛弃了!但是究竟是因为什么被抛弃了?难道罗炫是所谓的白手套吗?就我们所调查的情况来看,根本就不是,如果罗炫是白手套的话,他早就已经进入到视线当中,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,那就是他们彼此之间的利益没有达成一致!”

侯天亮眨了眨自己的眼睛,想了一阵才缓缓的说到,“这个话好像提醒我了!他们的利益没有达成一致,所以罗炫被扔了出来,现在被调查的诸多人等呢?跟罗炫的关系可都是非同寻常的,但罗炫依旧被丢了出来,是对罗炫有信心,他什么都不会说,还是说,他们希望罗炫说点什么出来呢?”

这个话一说出来,宗太平他们四个人也都是愣了起来,对呀!把罗炫给扔了出来,是希望罗炫说点什么,还是说希望罗炫什么都不说?

看着陷入到沉思当中的几个人,宗太平也是接着的说到,“就我们所知晓的情况来看,罗炫是一个谨慎的人,自始至终都没有对太多的事情有掺和的意思,这一点从了解到的资料和情况上面来看,都是如此,但他现在突然的就被扔了出来,他身上面究竟有什么东西是被看重的,竟然能够让宫少卿如此不顾一切的出手?”

话音刚落,宗太平他们则是猛的一下子抬起来自己的脑袋,他们当初的时候可以说都是混迹四九城的,这里面的门道侯天亮不清楚,难道他们还不清楚吗?

“他妈的,难怪宫少卿亲自的过来了,他原来看上了这个?!”看到侯天亮依旧是有那么一些糊涂的样子,宗太平也是长长的吸了一口气,“罗炫这么多年的时间一直都游走在省城的范围之内,他构架了一个相当的关系网!”

“一个平台?”

“不是一个平台!”宗太平予以了否定,“罗炫很是聪明,如果说这是一个平台的话,这里面的问题就太多了!他也不至于现在依旧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,但是现在他被扔了出来,这就已经说明了相当的问题,有人可以替代他了!宫少卿他们已经找到了可以替代罗炫的人,甚至于这个人呢?本来就是罗炫身边的人!”

“罗炫身边的人并不多呀!这个家伙虽然有一个公司,但在一定的程度上面,就是一头孤狼!”侯天亮随口的说到,“不过他的秘书这两天好像不见了!”

“董妮!”宗太平哼了一声,“看来她应该是宫少卿的人了!至少现在是了!这帮家伙呀!这个出手还真的就是非同一般呀!难怪他们敢把罗炫给扔出来,因为他们已经盘算好了!罗炫进来了之后,根本就是什么都不敢说的!”

“如果他说的话,他的死期就到了!而且他构架的关系网呢?甚至一瞬间就支离破碎的,这个是罗炫的根本,所以罗炫根本就不可能用这个来冒险!外面的人如果一旦听闻了某些方面的消息,到时候呀!就不好说会发生什么!”

话说到现在,大致上面的情况就已经说清楚了!罗炫是被抓了起来,但是想要撬开罗炫的嘴巴,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,除非罗炫不要命了!而且这个不要命的结果呢?只能是让他自己赔进去,还不能够把宫少卿给怎么样!

侯天亮这个时候总算是明白了过来,为什么主任说自己和宗太平他们愚蠢了!这他妈的!不过京城来的宫少卿也真的是够阴狠的,竟然能够想出来这样的法子,轻描淡写的,但偏偏有那么一些滴水不漏的意思!

“罗炫真的什么都不会说吗?”

“这倒不会,他还是会说一些的,省城的情况没有比他更了解的,更何况现在被举报的人呢?我们调查组和监督组都已经有所了解!他说点这个方面的情况还是有可能的!至于其他方面吗?我们想要知晓,这个难度就太大了!”

说过了话,宗太平他们也是看向了侯天亮,就他们所知道的消息,在京城那边的时候,主任可是带着侯天亮去过监狱那边,好像还参与了审讯方面的工作,至少相对于他们来说,侯天亮有着相当的经验!

更何况当初跟着的人可是主任呀!如果说真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学到的话,恐怕连自己这一关都说服不了吧!倒是侯天亮看着宗太平他们四个人,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半响之后才说到,“我可以试一试,但是我不觉得会有什么效果。”

宗太平他们四个人相互的看了看,罗炫在省城这么多年的时间,一直都没有暴露出来任何的问题和状况,相对于他们来说,根本就是一直老狐狸,而他们呢?只不过是刚刚进入到这里的嫩兔子而已!想要打败这只老狐狸?有些太过于的强求了!

但如果说不接触一下这只老狐狸,那么他们就永远都不可能长大的!

还是去见一见吧!不过说起来呢?也真是的,上面竟然早就已经看透了,所以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动作,既然宗太平和自己愿意去试探的话,那么就把这个麻烦交给这边好了!

如果真的能够让罗炫交代出来什么的话,说明丁羽的教授还是有相当的结果,当然了如果什么都没有问及出来,倒不是说丁羽就什么都不是,只能说罗炫这个家伙不负盛名!仅此而已!